首页 >故事

亚投行对手戏日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1100

2019-05-14 17:28:41 | 来源: 故事

亚投行对手戏:日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1100亿美元

5月20日-22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第五次谈判代表会议在新加坡举办。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会后在新加坡发表公告,各方已就《亚投行章程》文本达成一致,将于今年6月底在北京举行签署仪式并拟于2015年底正式运行。

筹建亚投行谈判代表会议常设主席、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亚投行将按1000亿美元的法定资本金由各意向创始成员国认缴。

而就在本次闭门会议召开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今后5年将通过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与亚洲开发银行为主的国际金融机构,把源自公共资金的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额增加至1100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了亚投行1000亿美元的注册资本,国际舆论解读为“明显表现出与中国抗衡的态度”。

持股比例引关注

说到亚投行,迟迟未公布的持股比例吊足了各界的胃口。本次会议前后,业内对于持股比例的猜测愈演愈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云表示,外界为关心的,也就是亚投行现在谈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出资比例的问题,包括域内域外国家的出资比例是75%还是70%;另一个谈判内容就是规则的制定,其他如副行长的人选、机构的设置,甚至各个国家的出资形式等也会进行探讨。

事实上,对于出资比例,此前早有规定,即“域内国家基本按照国内生产总值(GDP)在本地区的比重来进行分配。域外创始成员国同样也以GDP作为重要的参考指标来考虑出资和认缴资本金的多少”。

史耀斌也再次提及,域内创始成员国按GDP在本地区的比重来认缴,域外国家也以GDP为重要参考指标来认缴。不过,目前各国提供的数据都还是意向上的,终还有待意向创始成员国的国内审批。

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表示,本次会议探讨的内容包括股权分配、环境与社会保障框架、采购等政策文件。

据媒体报道,印度首席谈判代表在会议结束后表情轻松,并表示会议进展顺利。同时也有消息指出,中国在亚投行将占股25%-30%,印度将占10%-15%。而外经贸部原副部长、WTO首席谈判专家龙永图在出席“2015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时提到,中国在亚投行的股权超过40%。

“中国在亚投行的股权虽然超过40%,但是我们无意要有所谓否决权的地位。而美国虽然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股权不超过20%,但是仍然具有的决定权。我们能做的就是创造一种新的经济体系,创造一种新的制度,使得那些要接受贷款的国家不再接受任何非金融的条件。”龙永图表示。

当前,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为57个,横跨亚洲、大洋洲、欧洲、拉美、非洲等五大洲。官方消息明确,亚洲成员的股权占比可能在70%到75%之间,亚洲以外国家分配剩余的25%到30%股权。

不过不管是那种说法,目前都还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但无论是25%-30%,还是40%,中国成为股东已经毋庸置疑。

日本叫板?

会议召开期间,还有一件事为亚投行的热度添了把火,那便是5月21日安倍晋三在由日本经济和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举办的“亚洲的未来”上提出,日本将会在未来5年内,与亚洲开发银行携手为亚洲市场的基础设施提供1100亿美元的资金援助。

据悉,安倍在约30分钟的演讲中,7次提到“质量”一词。比如他说:“亚洲经济开发不仅是投资规模,还要注重环境与人才培养的高质量。”还引用日本谚语说,“买便宜东西会损失钱财。”对此,有外媒将其解读为安倍希望通过与亚投行不同的、注重环境与人才培养的方式来向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叫板”,从中也可以看出其希望加强以日美为中心的亚洲开发银行,继续维持亚洲基础设施建设主导权的思维。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日本还表示,会在6月的财政会议上表态是否会加入亚投行,但从近的表现来看,加入亚投行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大国关系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钟飞腾表示,日本不仅不会加入,并且还会想方设法抵制亚投行不断扩大的影响力,“安倍态度的坚定正是在访美之后,可以看出,这种强硬的态度也是得到美国首肯的。”钟飞腾称。

根据日本政府制定的方案:日本将在今后的5年内,通过其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提供约53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将亚开行的融资能力提高50%以上;向国际协力银行和国际协力机构分别增资约200亿美元和335亿美元资金,将政府开发援助的低息日元贷款和无偿援助资金增加25%以上。

外交学院外交系副教授牛仲君认为,日本这一计划包含抢占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削弱亚投行影响力等目的,同时也是安倍政府应对国内舆论压力的举措。日本国内呼吁加入亚投行的声音正在加大,安倍政府的相关决策受到质疑。

此外,5月20日,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也宣布将在年内向印尼提供110亿美元的贷款,以帮助该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亚投行谈判的意外顺利让世界银行和亚开行两大老牌金融机构都有些坐不住了,但这对亚投行这个“年轻人”影响却并不大。

不得不指出的是,目前日本本身债台高筑,负债额已超出1000万亿日元,负债率和GDP之比为234%,高居世界榜首。暂且不提日本在财政吃紧的背景下如何拿出这1100亿美元,即使这1100亿美元、亚投行的1000亿美元以及世界银行的110亿美元全部加在一起,仍然无法填补亚洲基础设施需求的缺口。按照亚开行的估计,今后十年亚洲的基础设施需求大约为8万亿美元。

变频串联谐振试验装置
西安仪器校准
简瘦瘦瘦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