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亲历广岛东亚核军控辩论

2019-01-31 05:25:30

亲历广岛“东亚核军控”辩论

沈丁立

今年8月6日是日本广岛的第68个“原子弹爆炸纪念日”。不仅当天日本政府在广岛举行纪念活动,广岛县政府也早早展开相关活动。7月29日至30日,广岛举行“广岛圆桌会议”,这是由广岛县政府所支持的“广岛致力全球和平”计划的一部分。按照广岛县当地媒体的报道,“来自日、美、中、韩、澳5国的大学教授和前外长等16人参加了讨论,其中包括熟悉中国核军备问题的复旦大学教授沈丁立、清华大学教授李彬。”笔者先后5次去过广岛,都与核军控的会议有关,而通过这次圆桌会议上的交流和辩论,的感受是,可以谈核军控以解东亚安全之危,但更要先在东亚建立起互信。

美方学者没有做足功课

“广岛圆桌会议”是从去年开始的系列会议,明年还要搞一次。今年会议的议题有3项:东亚的安全危机、对核军控的挑战以及通向地区安全裁军的路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和担任过众议院议长、外相的河野洋平分别以“面向无核武器世界的观念与步骤”、“寻求无核武器世界”为题做了主旨发言。与会代表的阵容十分“可观”,其中包括:日本籍的联合国前负责裁军事务的副秘书长阿部信泰,日本前外相川口顺子,韩国前外长韩升洲,韩国外交安保前首席秘书千英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校长、前外长埃文斯等;此外还有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约翰·伊肯伯里、斯坦福大学斯考特·萨根等学者。我国代表是清华大学李彬教授和笔者。广岛县知事汤崎英彦则在公务中抽出时间,几乎全程参加会议。

广岛二战期间曾遭受美国的原子武器轰炸,由这座悲剧城市来承担本次圆桌会议议题的讨论,有一定的象征意义。而圆桌会议的背景是当前东亚地区局势仍持续紧张。因此,有关各国能否通过核军备控制来减少国家间冲突,显得尤为重要。与会各方都期待全球进一步核裁军,而且这一进程目前必须由具有世界上多核武器的美国和俄罗斯来承担。为此,参加圆桌的各国代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在布拉格演讲时提的“建立一个无核武器世界”的倡议表示赞赏。相比之下,奥巴马今年6月在柏林提到缩减核武器的演讲几乎被与会者遗忘。这或许是因为,尽管2010年美俄签署了削减核武器的条约,但目前美俄关系冷淡,奥巴马虽然在柏林演讲中提出继续削减1/3进攻性核武器,但当前的国际关系并不充分具备继续深度推动核裁军的政治基础。

就这一全球背景来看,东亚核军控以稳定地区局势的前景,有值得肯定的理想主义倾向,但又似过于脱离现实。在笔者看来,就东亚地区现状而言,存在着中国快速崛起、日本快速右倾化、本地区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层出不穷、地区浮现军备竞赛以及外部势力介入等复杂情况。在这种状况下,首先需要梳理该地区究竟存在什么安全挑战以及是谁引发了地区动荡等问题。就此议题,中日代表在会上进行了辩论。中方代表认为,在两国关于钓鱼岛主权争议上,是日方去年的“国有化”改变了先前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平衡,属于日方率先挑起改变现状而中方必须就此做出反应。日方代表则避实就虚,反指中方对日本做出的反应才是“首先改变了现状”。中方代表认为,这一陈述完全不符合事实。

当与会各国代表就为明显不过的东亚乱局产生原因无法达成共识时,本次圆桌会议希望达成核军控方案以稳定本地区形势的良好愿望也就注定难以奏效。美方代表试图以对美俄或许有效的核军控方式推动东亚安全,也有过于学术化之嫌。美苏当年势均力敌,有谈双边军控的资本。美国在当今世界仍势大力沉,当它强行介入东亚并且选边时,东亚根本难言平衡。更令人吃惊的是,美方学者对东亚的岛争由来并不知晓,这就仿佛学生尚未打好基础就来解题,那么不是用错公式就是不知所云。

要谈核军控以解东亚安全之危,就必然讨论核军控的各种方式:限制核武器的数量与质量的发展、限制核武器的试验、限制核武器材料的生产、降低核武器在有核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包括其部署与使用等等。那么,研究东北亚的这些问题,必须就被承认的核武器国家(美俄中)、接受核保护的国家(日韩)以及朝鲜这3类国家分别进行讨论。朝鲜之所以被单列,是由于它处于一种自称正在发展核武器但其相关言行又不被国际社会接受的特殊情形。

谈任何军控,都要给中国预留空间

对于有核武国家,在东北亚的地域框架内,目前还远远没有达到中国有资格与美俄平起平坐谈多边核裁军的阶段。包括中国在内的中等核力量国家固然还有空间为全球核军控做贡献,但核裁军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与中等核力量国家无甚关系,那首先是核大国的。在相当程度上,正是由于有的核超级大国过于强势并对东亚进行干预,部分造成了东亚地区安全局势失衡。中方学者在会议上提出如果要谈任何军控,则必须根据中国的需求和能力给中国预留发展空间,而不是根据当前的能力现状限制中国。显然,其他国家的代表对这样的军控不会很感兴趣。

日本和韩国代表在会上尽管不无矛盾,但就接受美国的安全保护乃是众口一词。值得注意的是,日韩以及美澳代表开始强调“威慑”而不是“核威慑”,其含义是只要美国给予保护就行,而非一定提供“核威慑”。这或许是日韩双方对东亚安全所能提出的“建设性”主张,值得关注。但需要指出,日本与韩国代表在提出这一观点时,并非排斥核威慑。

有关朝鲜的讨论在圆桌会议上也有分歧。中方代表提出,是否在有关方面给予朝鲜“消极安全保障”(即不威胁朝鲜)的同时,可考虑给予朝鲜“积极安全保障”(即在朝鲜采取防御性国防政策但仍受到侵犯时,至少在联合国框架下给朝鲜自行性反应以援助)。这一提议不是很受欢迎,韩国代表尤其反对给予朝鲜这种保障。就笔者观察,会议组织者与中方以外的参加者希望建立东亚核军控体制,不乏限制中朝发展的考虑,但又不允许朝鲜进入这一潜在的地区安全体系,足见其动机与心态的矛盾。

缺乏互信才是东亚症结所在

从两天的“广岛圆桌会议”中,可以看出组织者意识到地区紧张,也希望提出一些积极性的合作主张,但是暂时还无法通过一次或两次对话消融隔阂。光是试图限制正在崛起的中国但却不反省自身在主权和安全领域内对中国的挑战,无益于真正解决地区冲突、改善国际关系。中方代表在对话开始时就强调,东亚的问题是缺乏信任。光是通过核军控这样从技术与能力上限制他国发展的途径,恐怕不是解决矛盾的根本措施。

在圆桌会议结束后举行的会上,一个问题是:“与会代表怎么看广岛?”中方一位代表表示:“广岛被原子弹轰炸,我们自然对无辜者深表同情。但是,二战中受害的不仅有广岛民众,中、韩以及东南亚等国人民都普遍受害,希望共同想一下广岛为什么被炸,共同尊重所有的无辜者。日方战后的和平发展值得祝贺,相信日本有能力反省,从而在未来成功地维护自身与亚太的安全与繁荣。”(作者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

原标题:亲历广岛“东亚核军控”辩论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朱马烈

枣强县定制玻璃钢电缆标志牌
PVC打井管批发价格
快干胶研发订制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