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生

专家舌战电信重组后市场竞争格局的演化

2019-05-14 21:07:28 | 来源: 养生

距离去年5月工信部正式公布六大运营商重组方案已一年了,中国的电信市场在这一年中出现了哪些发展新特点?重组一年效果如何?引人关注的电信市场竞争环境状态如何?后重组时期,3大运营商的竞争出现哪些新发展趋势?为更好地了解以上问题,采访了业界四位有影响力的电信专家,请他们从各自研究领域对“电信重组这1年”的话题谈谈各自的看法与见解。

杨培芳:总的来说,电信重组的效果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初见成效,远未到位”。重组推进了3G发展,使运营商能将更多的精力投向3G络建设、技术创新和业务创新,这是个好兆头。但是,重组还没能真正解决一家独大的问题。

08年5月正式公布电信重组方案,为电信业09年初发放3G牌照提供了条件。3G发牌后,运营商从存量市场竞争转向增量市场竞争,增进了技术创新和业务创新,是个好兆头。如果运营商的竞争只在2G市场上打转是短视行为。

重组推动了3G发展,促进了3大运营商将更多的精力投向3G络建设、技术创新和业务创新,不再只盯着存量市场和同质竞争,所以说重组增进市场有效竞争初见成效。

但从目前的实际发展情况来看,重组还没能真正解决一家独大的问题,而且运营商之间的差距还有进一步拉大的可能。各运营商还是采取传统市场竞争手段和考核指标,再次出现追求利润化的单一目标倾向,这是一大误区。

络新经济与传统工业经济存在天壤之别,络运营商应尽快建立起“互惠共赢”意识,增强“绿色GDP”意识,强化“合作竞争、资源共享”的新市场观念。

无论运营商是否主动认识到络新经济规律,在有效竞争逐渐形成的过程中,互惠共赢、资源共享的苗头已经显现。目前,运营商推出的3G发展政策总体上还是有利于消费者、并逐步向“消费者本位”的方向发展。

后重组时代,运营商都号称展开“全业务”运营,但我个人不赞成这一说法。目前的市场只是在全业务许可下的多业务竞争,任何一个成功的企业都不可能是无所不能的企业,运营商的业务设计不是在“全”上做文章,而重点应该是对专业优势的业务进行有线、无线整合的多业务运营。

张顺颐:重组对优化市场竞争环境已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此轮重组正式展开已一周年了,我个人认为重组对优化市场竞争环境已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针对08年日趋严重的市场失衡局面,重组是必要的而且效果也正在逐渐出现出来。正是由于重组才为全业务运营提供了基础,而且3G牌照的发放也让运营商更加明确了各自的运营范围与产业链的整合范围,这对运营商理顺产业链和各方资源是有意义的,能进一步提升3大运营商对产业链的聚合力。

从整体运营大环境来看,重组直接打破了分业经营的束缚,改变运营商的业务经营范畴,提供了一个相对公平合理的业务竞争新环境,对运营商的整体经营环境有所改善。尤其是原固运营商一直面临不断下滑的困境,通过重组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中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但无论是运营商主动行动还是被动行动,我个人认为运营商的竞争大环境已较之前相对有所好转,运营商各自忙于重组整合、3G络建设和业务发展,并已经有意识地在避免进行一些无谓的竞争消耗,正逐渐走出低层次价格战的竞争层面,“语音+数据+宽带”的业务组合使业务种类的设计更加灵活,这对提升整体运营竞争实力是有帮助的。

结合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我个人觉得运营商在现阶段的竞争虽然是号称“全业务竞争”,但是竞争的实质还不完全具备全业务竞争的条件。各运营商目前在业务设计与资费套餐设计上基本还是可以根据自身的业务发展特点进行考量,例如中国电信江苏公司推出的e9套餐对各通讯业务进行了有效地整合,有针对性地考虑到了用户的通信需求,但目前受用户期待的3G运用——移动互联数据业务的设计还不够人性化,对用户上资费与上应用的需求思考还有待深入,尤其是业务设计的适用度还有待进一步思考和提升。

曾剑秋:重组后竞争局面有所改善,这对促进电信市场的良性发展有重要意义,但市场离形成有效的竞争环境还有一段路要走。

电信重组一年,对中国电信市场结构调整和增进其发展的意义比较明显。重组使3G牌照的发放进入一个正常的时间表,而3G牌照的发放则是市场格局重新理顺的重要手段,导致我国电信运营业逐渐出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重组就没有3G牌照的发放,重组使3G牌照发放顺理成章。

回顾这1年来电信市场的发展情况,重组后电信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局面有所改良,这对增进整个电信市场的良性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市场离构成有效的公平竞争环境还为时太早,尚有一段路要走。我个人认为重组并不是为了打破中移动一家独大而推出的改革措施,单纯为了打破中移动一家独大并不一定要如此大规模重组,重组不是为了“吃大锅饭”,不是搞“平均主义”,电信重组的目的是为了理顺市场,引导并促进电信市场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虽然从目前的市场竞争格局来看,还未形成有效竞争局面,但目前的竞争环境较以往有所好转,对于让市场不出现恶性竞争、减少不必要的浪费意义重大。

电信重组一年后,三大运营商虽然已打出了“全业务运营”的旗号,但还未真正理解“全业务运营”的内涵。我个人认为“全业务”不是仅在“全”上做文章,不是“开超市”一样提供全部通信产品,全业务运营是一个从狭义全业务运营向广义全业务运营演进的过程,通过电信重组,中国的电信运营企业能够提供有线和无线服务运营,这只是狭义的“全业务运营”;广义的全业务运营必须坚持消费者理念,应当以消费者的通讯消费需求为出发点,以消费者为前提合理设计业务产品。从目前来看,运营商的全业务运营还处于狭义阶段,以固移融合为卖点,还没有真正以消费者实际通信消费需求为中心。重组后打破了分业经营的各项限制,极大地增进了移动业务与固业务有效融合,这有利于刺激市场运营活力,进一步增强运营商全业务运营的能力和实现从狭义全业务运营向广义全业务运营演进。

舒华英:市场竞争环境未构成公平有效的格局,重组的效果其实不明显。

从这1年来的发展情况来看,我个人认为重组的效果不明显,对市场失衡改善作用不大,“三足鼎立”的局面在短期内也难以实现。

重组方案正式公布一周年了,企业的整合问题还比较突出。例如,中联通虽通过重组“板凳拉长”了,但人员整合、业务整合还没有到位,无论是业务还是络建设在某些地方还是处于两套班子各自为政的状况。虽然中联通拿到了有技术优势的WCDMA牌照,但由于人员整合是个困难,因此没有真正解决好人的问题,技术优势将难以真正在市场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从目前的市场运营大环境来看,我个人认为市场竞争环境远未形成公平有效的格局,三家运营商距离重组之初所要达到的目标也比较远,主要原因如下:一是三家运营商目前主要还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运营,新的要素还没有发挥作用,例如3G还处在建阶段和业务推行的早期,短期内构不成收入的来源;2是重组后各运营商都存在着资源整合和战略调剂的问题,而这1工作非短期内可以见效;3是政府监管部门在处理非对称管制时还有很多问题需要从更高、更长远的目标来决策,不能仅从眼前的问题动身贸然做出决策,所以表现出来的就是监管上还未出台一些人士期望地针对中国移动的非对称管制政策。例如在处理“中移动与TD”问题上面临矛盾,因为监管机构面临以下两难问题:由于中移动运营TD,因此在支持TD发展的大环境下就不能限制中移动的发展,而不限制其独大局面,短期内就不能形成市场均衡;如果要大力并决心推动市场均衡,那末对中移动实施非对称管制又是必要的手段,这肯定会让中移动元气大伤从而影响TD这一民族产业的发展进程。

重组使3G发牌工作可以顺利推动,但发牌后由于市场竞争格局没有出现太大变化,一年了,三家都还是以运营2G及固作为主要收入来源。中移动一家独大局面仍然存在,因此运营市场上并没有真正形成有效的竞争格局,运营商之间哄抢市场的局面依然存在,市场结构、竞争结构、赢利模式并没有因为重组一年而出现根本性改变。

平时白带多怎么办
子宫内膜炎症状及治疗
得了盆腔炎吃什么药

猜你喜欢